2018/10/08

人妻奴隸錢思慧的故事-肉便器篇

人妻奴隸錢思慧的故事-肉便器篇

作者:普普之人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老公...快被你幹死....啊啊啊.....」思慧正扭動著她的身驅與屁股,享受著那體內的肉棒與陰道磨擦帶來肉體的歡愉,但這一切都是思慧裝出來的。

「賤母狗,再叫大聲一點啊,最好讓你那好閨蜜婧兒聽到........」老公邊幹著思慧一邊在她耳邊說著。

婧兒是思慧的好閨蜜,同時也是大學同學,畢業後也仍保持著很好的關係,逐漸的變成了好閨蜜的關係,婧兒多年來仍然單身著,也未曾交過什麼男友,這幾天剛好與思慧約好了一起出去玩,玩了好幾天後,就在思慧家借住了。

「啊....啊.....別提....別提婧兒...我會受不了的......好爽....好爽.....」思慧一頭的亂髮與張開到最開的雙腿跟丈夫的雙腿交錯著,她的丈夫抽動著肉棒,大力的抽插著,但思慧事實上卻是沒什麼快感,怎麼說呢?結婚這麼多年了,丈夫從未給過她高潮,卻在今晚說出好閨蜜名字的同時,得到了高潮。

「怎麼?提到她你就受不了了啊?走...我們邊走邊幹,到外面去....」丈夫的肉棒從未拔出思慧的體內,但思慧卻是毫無快感的,但丈夫今晚卻反常的一直說著淫語,拼命的刺激的思慧的感官神經。

肉體結合在一起的思慧夫婦,一路經過客房,來到玄關的鞋櫃旁,思慧張開著雙腿,彎著腰,丈夫在她的身後,用狗爬式的方式幹著思慧,閨蜜婧兒的鞋子就在眼前,思慧卻不甲思索的拿起這雙鞋子,放在鼻子前聞啊聞的,丈夫在身後看到這一幕後卻是更加起勁了,不過也由於畫面太過刺激,丈夫的體液很快的就射入了思慧的體内。

客房的門悄悄的被打開了一個門縫,婧兒的眼睛從門縫內往外看著,自己的大學同學、好閨蜜卻邊被自己丈夫幹著一邊聞著自己的鞋子,婧兒的身體開始微微興奮的發抖著,一股腦的慾望都在大腦裡爆發開來了,右手伸進了自己沒穿內褲的短褲內,纖細的手指在自己陰唇及陰蒂上以順時鐘的方向撫摸著,淫液早已經流了出來。

「沒用的男人....」思慧心中如此抱怨著自己的丈夫,但卻又不敢說出口,剛沖完澡的思慧看著早已經睡成死豬樣的丈夫,一邊拿著毛巾擦著自己頭髮一邊走回剛剛被丈夫幹的玄關,看著眼前這雙婧兒的鞋子,思慧竟又開始有些悸動了,將毛巾放在了一旁,跪坐在玄關的地板上,看著眼前的這雙鞋子,是雙跑步的運動鞋,襪子,還放在鞋子內呢,思慧像做小偷的女孩一般,東看看西看看的,確定沒有人之後,才拿起了這雙襪子,放在自己的鼻子前聞著,一股酸臭味馬上撲鼻而來。

「好臭!怎麼這麼臭啊.....真是....」思慧一邊聞著一邊嫌臭,而越臭讓思慧越刺激,思慧開始發情了,身體微微的發抖著,就像偷到寶物興奮著,聞著閨蜜的臭襪子竟然這麼刺激,竟然這麼有快感啊,而一雙襪子當然不會讓思慧就此滿足的,她拿起了這雙鞋子,用力的聞著,一股酸臭加上塑膠橡皮的味道馬上傳了出來,直衝腦門去了,但強烈的背德感與興奮感卻讓思慧越想越刺激,也越有興奮的快感。思慧想像著這雙鞋子踩在她臉上的那種羞辱感,一定相當刺激、興奮的。

手不禁又伸進了自己私處,陰毛早已經被自己剃光了,思慧的手指伸入了自己體內,濕透了的下體讓手指也濕個徹底了。此時的玄關正坐著一位人妻,就坐在地板上,雙腳張的老開,拿著自己好閨蜜的鞋襪聞著,就像一個變態的女人,做著變態的事情,更像一個不要臉的母狗,拿著鞋襪自慰而得到快感。

婧兒預定後天就會回去了,這幾天的工作思慧想要提早結束,早早回家陪婧兒聊聊天什麼的,所以也就準時的下班去了,而這也比平常幾乎提早一小時下班,所以就更早回到家了,進門前剛好接了通電話,進門後也沒多說些什麼,電話講完,門也關上了,屋內卻傳來一股奇怪的聲音,思慧只覺得怪怪的,她慢慢走進屋內,聽著這奇怪的聲音究竟從何而來,而聲音竟是從婧兒房間,也就是客房傳來的。

門似乎是沒有關緊,露出了一小截門縫,思慧偷偷看去,卻是丈夫與婧兒赤條條的身體,交媾在一起,思慧卻一點也沒有生氣,這刺激的一幕讓思慧滿腦子的性慾都爆發開來了,丈夫與自己的閨蜜偷情,作為妻子應該很生氣才對啊,但此時的她卻是一點也不生氣,取而代之的是興奮,看著自己丈夫幹著好閨蜜的樣子,胸部變的更加敏感了,乳頭也都變硬了,與內衣磨擦後變的很容易興奮雙手撫摸著自己胸部與私處。

「啊...又濕了....好濕....好想要大肉棒啊......」思慧一邊想著一邊自慰著,現在的她真是個變態人妻啊,竟然享受著自己丈夫與別的女人偷情的快感。

「啊....挨呀~」一個不小心,思慧卻不小心跌倒了,手一撐便將門給推開了,屋內的丈夫與婧兒都看見了跌進房內的思慧。

「繼續啊....用力的幹我,別理這賤母狗,她給我提鞋都還不配....」婧兒一反平常溫柔婉約的個性,對丈夫怒吼著。

「好......」丈夫提著肉棒繼續插入婧兒的體內。

「如何?你這賤女人,看到了吧?你老公正在幹我呢......你卻拿著我的鞋襪自慰,這還不變態嗎?」婧兒對著自己的好閨蜜怒罵著。

「是.....是.....是的....我是賤女人,我.......連給你提鞋都不配.......婧兒....可以讓我...就跪在這裡....跪在這裡看你們就好嗎?」思慧正處於發情的狀態了,連她自己為什麼可以說岀這樣下流的話都不知道了。

「思慧,跟你行房真的一點快感也沒有,看你的樣子也知道你是假的...」丈夫說出了令人難堪的心裡話,但對思慧來說就是一種羞辱,但這種羞辱卻讓思慧興奮了。

「這....這就是.....綠帽妻的感覺?」思慧心中這樣思考著,但視覺帶來的震憾讓自己陷興奮的刺激感中,一點也沒有怨恨外遇的老公與背叛自己的閨蜜,取而代之是背德的快感,還有曾經幻想過,跪在閨蜜前當她的奴僕的畫面,這都是思慧跟婧兒多年好姐妹感情的背後所隱瞞的慾望,絲毫不敢說出口的思慧,只能藏在這心裡,而如今這狀況讓思慧彷彿找到了慾望的缺口一般,更有如黃河氾濫的噴出那道缺口,一發不可收拾了。

「你看你的好老婆,真是下賤....一點羞恥心都沒有......真是欠幹」婧兒繼續對著我的老公說著。

「哼~好好看著吧~賤母狗,看你老公的肉棒,插在誰的肉穴內,在這屋內,你根本沒資格當這裡的女主人」婧兒沒好氣的對思慧羞辱著,但這樣的羞辱她卻甘之如貽。

「是...........」思慧ㄊ能跪在一旁看著自己的丈夫幹著自己的好姐妹,好閨蜜,一時之間,思慧感覺到了自己已經喪失了主導權,彷彿有失去這個家女主人的樣子。

後來才知道,原來丈夫早已經跟婧兒偷情了好一陣子了,也在自己的床上、臥室裡做過不少骯髒的事情,一想到這兒,思慧卻更加興奮了。
「思慧....思慧想留在這兒....伺候婧兒...別讓我離開,只要別讓我離開,要我做啥都可以,就做個奴隸,任你們使喚也可以的...」思慧跪趴在丈夫與婧兒的眼前,此時的她才剛下班,身上還穿著公司的制服呢....。

「你看看這賤母狗...那個下賤的樣子...我看我們就留她在我們身邊,當個奴隸吧...你看如何?」丈夫對著婧兒說著。

「奴隸?給她當個奴隸還真高抬了她了,當個母狗吧.....工作辭了....你就可以留下,願意嗎?」婧兒坐在沙發上翹著腳說著

「思慧願意~明天就把工作辭了,專心在家伺候婧兒主人...」思慧跪在地上就像個奴才似的說著。

「那你就改個名叫....慧奴吧....以後這就是你的名字.....慧奴知道了嗎?」婧兒對著思慧說著。

「謝謝婧兒主人賜名....」思慧跪在地上給婧兒嗑著頭說著。

而表面上思慧仍是這個家的女主人,而婧兒是這裡的客人,但實際上卻是婧兒腳邊的一條母狗,主臥室的床思慧已經沒有資格睡了,一條鐵鍊,就栓在馬桶上,地上隨便鋪了條骯髒的地毯,這廁所就是慧奴的房間了。

慧奴強烈的奴性讓婧兒興奮不已,一般的綑綁鞭打似乎滿足不了眼前的這條母狗,而這條母狗幾天前仍是自己的好姐妹好閨蜜,在工作上是女強人,如今卻是自己腳邊的一條狗,沒穿衣服被鐵鍊栓在廁所邊上,慧奴那下賤的樣子讓婧兒印象十分深刻。

「張嘴~」婧兒主人對著跪在廁所旁的慧奴說著,此時的婧兒已經正式搬進了這個地方,早上六點,正在刷牙漱口呢,而慧奴就是她漱口完吐水的水盆了。

「是..」慧奴跪在地上,挺直了腰身,張開的自己的嘴巴,看著婧兒將她嘴巴裡的漱口後的水吐到了自己嘴巴裡。嘴巴裡含著髒水的慧奴,吞下了漱口水後,轉身拿了條乾淨的毛巾,雙手捧著準備讓婧兒擦臉,彷彿自己就像個天生的奴才一樣,伺候著自己主子。

慧奴的主人也就是丈夫已經出門去上班了,家裡就剩下慧奴與婧兒兩個人了,慧奴自然也沒得空閒,跪趴在地上,替婧兒按著雙腳

「喂,我說你這麼賤,以前大學時怎麼沒看出來啊?!虧你還是個校花呢.....」婧兒撇著臉對著慧奴說著。

「是...婧兒主人,以前在大學時,那都是裝出來的,我外表清高氣質,但內心卻是下賤無比,我在宿舍時,就偷偷聞過婧兒主人穿過一整天的襪子與鞋子了.....我真的好賤」慧奴跪在腳邊一邊按著的婧兒的腳一邊說著。

「呵呵呵...真是有趣啊....原來咱傳說中的校花、女神,卻是個甘於下賤當母狗的人,真是從外表看不出來啊....過往的你樣樣都比我好,比我美,比我功課好,工作也比我好,現在呢?你自己說說吧......」婧兒大笑的說著。
「是.....慧奴那敢比主人好,現在的我,非常幸福呢.....伺候著婧兒主人,慧奴是心甘情願的」慧奴正經的說著。

「心甘情願?真的?我叫你做啥就做啥?願意嗎?」婧兒撇著臉問著

「慧奴願意的....」慧奴跪在地上回答著婧兒的問題。

「是嗎?」婧兒說完,拿起了電話,打了幾通後,像是約了幾個人似的,然後掛上電話笑著,而那個笑容,足以讓慧奴害怕了,因為不知道迎接慧奴的命運會是什麼。

「你.....不是心甘情願嗎?怎麼現在不敢了?」婧兒站在慧奴的眼前對著慧奴說著,而她的身後站了七八個男人,他們手裡的拿著錢,像是準備要做些什麼買賣似的。

「婧兒主人....這是要幹嘛」慧奴有些害怕的問著

「他們?他們都是你的恩客啊.......你整天在家裡閒閒沒事吃飯也不成啊....總得賺錢啊.....當個妓女,賣淫賺錢吧......看看校花、女強人,現在淪落為娼妓的樣子吧....」婧兒說完,便開始跟所有的男人收錢,慧奴被帶進了一間客房,這間客房以前是慧奴還是這個家的女主人時,用來收藏自己畫畫的畫作用的,如今成了自己接客的地方。

「課長.....我終於可以得到妳了.....」其中竟然有好幾個都是工作上以前的同事,還有幾個是以前大學別系所的同學....竟然都是些熟人,果然是婧兒才能做到的事,讓慧奴完全身敗名列,只能甘心的當自己腳邊的家畜、娼妓。

「你....小李.....你別這樣」慧奴驚恐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過去是自己工作上的下屬,如今卻成了自己的恩客,得靠他給的錢過活了。

「哈哈哈~~你也會落到我手裡,還記得嗎?我以前可被你罵個可慘了....看你一臉正經的樣子,其實也是很下賤淫蕩的嘛...裝什麼清高....賤貨的婊子」小李一巴掌打了過來,讓慧奴有一種嚴重的被羞辱感。

「慧奴,客人打妳是在教育你,好好謝謝客人啊....」婧兒主人在一旁看著慧奴與恩客一邊說著。

「是.....是的.....慧奴是下賤的母狗婊子,我以前都在裝清高,請客人好好任意的使用與幹我,今天我的身體都是你的」慧奴跪在地上,痛苦又羞恥的說出這幾句話來。

「是嗎~這才是乖母狗嘛...」小李拍著慧奴的屁股,掰開了她的肉穴,慧奴的肉穴早已經濕透不已,一想到要被舊同事幹,早就已經羞恥到不行的慧奴,此時此刻更加興奮了,他的肉棒露在自己的眼前,沒想到竟然比自己老公還要粗、大,慧奴的心跳的很快,興奮的看著眼前這個過去下屬的肉棒,男人的性器,就像是發情的母狗一樣,主動的靠上前去,用嘴巴將肉棒含入,用力的吸允著龜頭,用舌頭舔著馬眼,小李舒服的閉上雙眼,享受著公司課長對他的性奉侍,人生的夢想算是完成了。

肉穴有被人掰開的感覺,慧奴轉過身去,竟然是公司業務部的經理陳老,是自己單位上的領導,陳老有些年紀了,但平常都是色瞇瞇的樣子,對慧奴早已經是垂涎三尺,現在卻只要花外面援交妓女的一半價格就可以得到,陳老對此可是興奮到不行啊。

「真便宜啊~思慧,早說嘛,我付錢讓你伺候我不就好了,看你平時道貌岸然的樣子,沒想到也是個下賤的妓女啊」陳老對著慧奴說著

「啊啊啊.....陳老......啊啊啊~~好粗啊~都頂.....頂到了啦....啊啊啊........」慧奴一邊替小李口交一邊感受著陳老肉棒的深入抽插,一邊是過往公司的下屬,一邊是公司的主管,現在的慧奴確確實實是個妓女沒錯了,而門外呢....還有五六個在等待著呢,今天這一天對慧奴來說將是漫長而快樂的一天。

享受著性愛的歡愉,放蕩的自己,慧奴彷彿開關被打開一樣,更加主動的侍奉這些恩客,雙眼早已經反白,高潮了好幾次後,癱軟的躺在床上,陰戶一直都是濕的,恩客們一個個輪流的幹著慧奴,婧兒讓幹過的人都可以休息之後再免費一次,於是七個人等於就變成了14個人,大家輪流或同時,一瞬間可能有4個人在輪姦著慧奴,左右手都在幫著恩客打著手槍,嘴巴裡含著陳老的肉棒,下方陰戶裡也被小李的肉棒性器給塞的滿滿的,身為女人只要是有洞的地方,都是可以侍奉恩客的地方了。

「真是個賤骨頭啊.....」婧兒在一旁冷冷的說著,她腦海中不斷的出現過往的回憶,大學時期,思慧就是系上的紅人,成績很優異,外表更是出眾,功課上受師長肯定、同學敬重,而自己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女孩,大家都知道她是思慧的好姐妹、好閨蜜,其他的一概不知,如今這樣的思慧已經不復存在,去而代之的是一個比娼妓還不如的下賤母狗慧奴,任恩客幹著自己的身體,還不使用保險套,完全是當肉便器在使用的。

「好爽....好爽........」慧奴高潮了好幾次後,這是她唯一能說出口的詞句了。

「原來....原來當妓女這麼爽.....早知道......就去當妓女了.....可以爽還可以賺錢....」慧奴一邊被幹著一邊說著。慧奴原本就是一個上班族OL的身份,外表是光鮮亮麗的,現在淪為一個妓女,任恩客們使用與玩弄,這個反差感非常的強烈,也讓慧奴非常的興奮,並享受在這反差的快感之中。

「真是個下賤的妓女呢....我看是比妓女還不如了」恩客們丟下鈔票一邊對著慧奴說著,大家三三倆倆的準備要離開,但婧兒卻還不打算結束,留下了小李及陳老李兩人。

「啊啊啊~~~好爽.....爽翻天了.....肉棒....好粗....塞的滿滿的....」慧奴興奮的淫叫著,聲音越來越大聲了,小李與陳老越聽越興奮了,賣力的幹著眼前的這個下賤的母狗,過去的同事。


「一塊去吃個飯吧~讓這母狗一塊去吃....」婧兒對著小李及陳老說著,而慧奴呢?滿身的骯髒,只能先用毛衣大概擦了一下,身上也沒穿什麼衣服,只是披上了自己的大衣,就被拉著出門了。

走在街上,慧奴有過去還是上班族的那種感覺,也有著回到做人的時候,但諷刺的是旁邊站的是小李及陳老兩人,還有婧兒,在餐館裡,慧奴坐在小李及陳老兩人中間,他們的手從沒有閒下來過,陰戶早就被陳老用手指頭深入玩弄著,乳頭也被小李胡亂的捏著,胸部的乳房也被揉捏著,但都被大衣給包住了,外人是看不到的,但還是讓慧奴很興奮,在這人來人往的餐館中被玩弄嗎?

「小李陳老今天辛苦了,這是剛剛你們給的費用,退還給你們,請你們任意的玩弄這個賤女人我就很開心了」婧兒將剛剛的費用都回給了小李陳老二人,一邊替這兩人斟酒一邊說著。

「這怎麼好意思~不付錢啊.....」陳老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沒關係~沒關係~你跟小李划個拳吧~誰贏了,慧奴就在這兒幫誰口交,就當成是獎賞這賤奴的了」婧兒對著小李陳老二人說著,而在中間的慧奴當然也有聽見了,早已經羞愧到不行的慧奴卻是越興奮越是張開雙腳,甚至開始自慰起來,但一聽到婧兒的話,馬上就停止了動作,主動的蹲到了桌子下面去,等待著划拳的結果。

「小李給你吧~」陳老客氣的說著

「陳老,你是前輩啊...」小李很懂禮貌的回答著,畢竟陳老是公司的主管,自己只是小助理。

桌子下,陳老拉開了褲頭的拉鏈,掏出了肉棒,有些軟軟的,慧奴知道了陳老將是現在要服侍的對象了,挪了挪自己的位置,就跪在陳老的雙腿之間,對於陳老的肉棒慧奴當然不陌生,剛剛才插入自己的陰戶而已,嘴巴輕輕的吻著肉棒,肉棒抖了幾下像是有反應有回應一下,慧奴笑了笑,將肉棒含入嘴巴中,慢慢的套弄著,軟軟的肉棒沒多久就又硬挺起來,慧奴驚訝的感受著口中肉棒的變化,這陳老年紀大了,沒想到這傢伙還真不輸給年輕人啊。

餐桌上,婧兒與小李喝著酒,服務生也來來回回送酒了好幾趟了。

「你好,我來替你們收空酒瓶的」服務生是個可愛的女孩,看起來像是個半工半讀的學生似的。

「好的~餐桌下,麻煩你收了」婧兒笑著對著服務生說著,而一旁的小李先是驚了一下,轉而露出了笑容。

「啊~好的」服務生彎下腰去,當然是看見了桌下的慧奴與陳老的樣子。

「啊.....抱歉....怎麼會.....啊啊啊」服務生似乎有些嚇到了,而慧奴看了服務生一眼,用手把身邊的空酒瓶都遞給了服務生,然後繼續替陳老口交著。

只見到服務生臉紅的收起空酒瓶,低著頭將酒瓶都收了回去,小李與婧兒都笑開懷了,而慧奴呢?被人看到在做這麼下賤與下流的事,身體興奮的都發抖了, 肉棒含在嘴裡就更賣力的吹著,而陳老真的不輸給年輕人呢,持久著接受著慧奴的口交,但就是可以不射精,慧奴的嘴巴有些酸,只好靠著雙手一邊玩弄著陳老的睪玩才讓陳老射精了。

「呵呵呵~剛剛真是太有趣了~看到那服務生的臉了嗎?像是見了鬼似的」陳老對著小李及婧兒說著。

「就是啊~笑死我了」婧兒與小李也同時回答著

「啊~我去上個廁所,都喝了一肚子了」小李準備起身去廁所,卻被婧兒喊住了

「小李等等~你要去的廁所不就在這兒嗎?」婧兒斜眼看著還在桌下的慧奴一邊說著。

「啊~~是這樣啊」小李有些靦腆的回答著,馬上知道婧兒的意思。

「慧奴,你現在的身份就是馬桶了....聽到了嗎?」婧兒彎下腰去對著剛剛口交完,嘴巴還含著陳老射出體液的慧奴說著。

「啊~是...」一口將男人體液推下的慧奴移了移位置,換到小李的雙腿之間,替小李拉開了拉鍊,將肉棒掏出來,放在自己的嘴巴裡面,沒多久,慧奴就感受到尿液在自己嘴巴裡翻滾著,喝了好幾瓶酒的小李,當然累積了不少尿,慧奴一邊將尿吞入肚子裡,一邊將肉棒含在嘴巴裡,就怕尿漏了出來,髒了人家餐館的地板,那就不好了。

「這就是我身為馬桶便器的責任與工作,現在我是馬桶便器了......」慧奴自己這樣想著,越想做出這樣的事就會越興奮了。

這次將小李的尿全都吞進了肚子裡,慧奴很滿足的回到了椅子上,而剛剛那名女服生又來到這張桌子了,這次是要結帳了,而這個女服務生,看到了剛剛的慧奴,馬上就又臉紅的連看都不敢看慧奴一眼,一想到剛剛替男人口交,就是被這個女孩看到,慧奴就更加興奮了。

一個是過去公司的下屬,慧奴想起了在工作時,曾經當著部屬的面將小李罵個臭頭的事情,那時的思慧可以說是高高在上,風光無現,如今卻只跪在小李他的雙腿之間,當他的排洩馬桶,剛剛還收錢讓小李爽,而陳老過去是自己的上司,對慧奴毛手毛腳也不是第一次了,也曾經被思慧大力的拒絕與制止過,如今卻主動著幫陳老口交,還將陳老射出來的精液都吞回肚子裡去了,這反差感之大讓慧奴興奮的發抖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入秋了,涼爽了,才會發抖,還是一種主從逆轉,身為性奴的快感呢?慧奴很清楚的知道絕對是後者,一想到過去的自己與現在的自己,那種感覺就讓慧奴享受其中了。

揮別了小李及陳老兩人,慧奴與婧兒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慧奴有些感覺回到之前了,好閨蜜的樣子,兩人手牽著手,真的就是對好姐妹了,而現在卻是有著主奴之間的身份了,這一點讓慧奴興奮。

「啊~婧兒...我想上廁所~那邊有公廁~我去上一下」慧奴對著婧兒說著

「公廁?你的身份可以上公廁嗎?就在公廁外上吧....」婧兒的話讓慧奴一下子回到了現實裡了,而公廁的另外一邊就是一堆大媽正在公園裡練舞呢......慧奴左顧右盼的,終於找到了一個比較隱秘的地方,解開大衣的扣子與帶子,蹲在地上,張開了雙腿,像一條母狗一樣的在地上尿尿著,婧兒就蹲在陰戶前,仔細的看著慧奴排泄。

「好羞啊...婧兒主人」慧奴對著婧兒說著

「羞什麼?有什麼好羞的,母狗在主人面前尿尿小便會害羞嗎?」婧兒沒好氣的回答著慧奴。

「啊啊啊...出來了....在婧兒的面前」黃澄澄的脲在婧兒的面前噴了出來,剛剛也喝了小李太多的尿了,現在一起都出來了。

「呵.....喝尿的賤母狗,一想到過去大學時風光的妳與現在的妳,現在成了這個下賤的樣子,就覺得爽快,你終於落到我手裡任我玩弄了」婧兒對著慧奴說著。

「是...是的婧兒主人,我現在是主人任意玩弄的玩具了,慧奴請主人玩弄我吧!」慧奴跪在自己剛剛尿尿的地方,對著婧兒說著。

「呵呵呵~~好會說話的母狗」婧兒笑著回答道。

婧兒與慧奴一同回到了住的地方,一進到屋內,慧奴就只能以母狗的樣子爬行著,項圈就放在玄關的櫃子上,婧兒替慧奴套回了項圈,將慧奴牽到了廁所裡,地上的鐵鍊被婧兒拿了起來,往慧奴的右腳上繞了一圈,再鎖上鎖頭。

「輪到我來上廁所了」婧兒說完,邊拉下內褲一邊將短裙撩起,慧奴靠了過來被婧兒用雙腿夾著頭,嘴巴朝上,這也是慧奴第一次看到閨蜜婧兒的私處,而且還是近距離的看著,而一股黃澄澄的尿液便排了出來,通通排進了慧奴的嘴巴裡,這當然也是慧奴第一次喝下了好閨蜜的排泄物,這種興奮的感覺,慧奴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感覺自己下賤是一定的,而且是覺得自己賤到不能再賤了,竟然替好姐妹、閨蜜喝尿,當她們的便器。

「這是賞你的...」婧兒將她穿了一天的內褲,揉成了一團,塞進了慧奴的嘴巴裡,一股酸臭味立刻從口腔內傳到了鼻腔。

「香嗎?喜歡嗎?」婧兒開心的對著慧奴問著。

「唔唔....嗯嗯」慧奴害羞的點點頭,感受著內褲傳來的味道,慧奴感覺到下體再次濕了,而且是非常的濕.....看著腳上的鐵鍊,慧奴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嘴巴裡的內褲不敢吐出來,拼命的含在自己的嘴巴裡,因為婧兒並沒有替慧奴封上膠帶,防止內褲被吐出來,是慧奴自己想要含住這條內褲的,同樣身為女人,卻甘於將另一個女人的貼身內褲含在嘴巴裡,還是心甘情願的,一想到這裡慧奴就覺得自己不配為人,應該去當一條狗才對。

看著自己的好友變成了如今這樣,婧兒並不以此為滿,總覺得不讓慧奴更加下賤一點,心中就是那麼的不甘願。

「這樣的女人,不配為人,應該要淪落到家畜才可以......讓她徹徹底底的成為一條母狗家畜,失去做人的人格」婧兒的心中如此想著。

沒多久,慧奴名下的存款、房產,出社會工作十年的所有積蓄都被轉到了婧兒的名下,婧兒也跟丈夫結婚了,離婚協議書也簽好了,而且還是在慧奴知道的情況下,心甘情願的,慧奴如今已經什麼都沒有了,也不再是這間屋子的女主人,現在只能靠著賣淫為生,而賣淫所賺的錢,慧奴一毛也拿不到,只能有口飯吃她就很滿足了。

每天上門買春的客人絡繹不絕,大都是慧奴公司裡的同事還有大學的同學,甚至還有大學的老師,現在的慧奴已經成功從OL變成了街邊的下賤娼妓了。

婧兒多年的不婚其實是有原因的,婧兒同樣有個主人,這名主人更是慧奴的大學學長,只是是不同科系的,現今這名學長已經成了有名的外科醫生,批著白袍的他,出現在慧奴的眼前,婧兒看到了她,也只有跪在地上的份了。

「思慧....好久不見」大學學長陳光計站在思慧的眼前,看著思慧說著。

*************************************************************************************************
「陳....陳光?!」思慧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見到他了,大學時,他是系上的天才、風雲人物,思慧是系上的女神,但已多次拒絕陳光的追求,如今再見到面,竟然是這般場景,除了丟臉與羞愧之外,慧奴已經說不上其他的感覺了。

「看來妳........過的不錯啊..」陳光的話剛說完旁邊的婧兒就偷笑了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