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5

母畜人生(短篇故事集)

母畜人生

作者:普普之人

前言:這是第三篇專為湯友幻想打造的故事,請大家看完多多給予評語。

「快看啊,女權大使汪怡蓉正在替你們女性同胞爭取嚴懲那個在辦公室性騷擾的財務課的主管呢…」會計部的李青青對著她身旁的同事,同樣是會計部的林美佳說著。

「是啊!汪怡蓉真是我們女人的偶像呢…像那種愛性騷擾的主管真的很該死」林美佳回答著李青青的問題。

「而且Wendy很會穿衣服呢,今天的黑色套裝搭配了領巾,看起來真像是空姐呢,尤其是那條領巾看起來好顯眼啊,而且連衣服也都是名牌的,不愧是公關部的高階主管。」李青青對著林美佳說著。

「是啊~連我們做女人的都只能羨慕她了」林美佳回答著李青青。

會計部的李青青與林美佳手拿著星巴克的咖啡,一邊走著一邊看著公關課的汪怡蓉(wendy),正在財務長面前對著愛性騷擾女同事的財務課課長老陳咒罵著,而一旁財務課的新人,正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哭著,哭的大家都捨不得了。

汪怡蓉,英文名:wendy,大家都喜歡叫她溫蒂,是個喜愛打抱不平,為女性發聲的公關部主任,連公司的財務長都對她畏懼三分了,更何況對方只是一個小小的財務課課長。

當天下午,人事公告就已經出來了,財務課的老陳被記了一個大過,並調離了現職,公司裡的女性員工,無比對wendy抱以尊崇的眼神,她才是女性員工眼中的女神。

「汪小姐,保全部這麼有點事要請汪小姐過來一下」警衛室的日班保全陳義達,大家都叫他小陳,他對著wendy說著。

「啊…好…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Wendy看著警衛,眼神有些怪異的回答著,語氣也有些驚慌了,但其他人完全沒有注意道,都只顧著看那則人事公告了。

Wendy跟著小陳來到了警衛室,警衛室有分三層,先進入警衛室後,後面第二間是個小倉庫,專放公司信件或待寄的包裹,第三間才是辦公室,也是最裡面的一間了。

「汪小姐,請坐..」小陳領著Wendy來到了警衛室的辦公室後對著Wendy說著。

「…………………」小陳一個轉身過來,Wendy正跪在自己的眼前。

「主人,母狗Wendy給你請安了」Wendy一邊說著一邊拉下了她的脖子上的領巾,而藏在領巾內的是一個黑色的皮革項圈,項圈上還鑲著一快小小的木牌「Wendy」。

「母狗,你知道你的身份了吧」警衛小陳將辦公室的門關上後,再鎖上門把,一邊對著Wendy說著。

「是….母狗外表是公司的公關主任,實際上是主人您的母狗」Wendy一邊說著一邊解開自己身上的名牌套裝的西裝外套,再將上衣撩起,露出了自己沒穿內衣的胸部及變硬的乳頭。

「嗯嗯,滿知道自己身份地位的嘛….」小陳雙手放在背後高傲的對著Wendy說著。

「是的,主人,我是外表為女性爭取女權,內心卻是淫蕩母狗的母畜」Wendy一邊對小陳說著,一邊跪爬了過去,跪在小陳的雙腳前,Wendy挺起身來,用雙手拉開小陳那便宜西裝褲的拉鍊,將男性的性器-肉棒用手掏了出來,而肉棒仍是軟棉免的,Wendy伸出了舌頭,抬起頭來雙眼直視著小陳的雙眼,宛如一個忠心的奴僕正在為主人服務。

「這就是你要爭取的女權?」小陳鄙視的看著Wendy。

「是….」Wendy笑著回答著

「真是個下賤母狗啊…」小陳一邊說著一邊享受著Wendy的口交,這是他最愛的「下剋上」的情節,一個公司的公關部主管竟然是公司小警衛的性奴隸母狗,這任誰也想不到吧?

「你男友的肉棒子,不也挺好的,幹嘛找我?」小陳有些輕視的對Wendy詢問著。

「他的肉棒,滿足不了我,他只是有錢,其他的一點用也沒有」Wendy一邊含著肉棒,一邊用舌頭舔著馬眼說著。

「呵……那我的呢?」小陳對著Wendy反問著。

「主人您的肉棒是完美的,我願意當主人肉棒下的奴隸,任主人玩弄,我脖子上的項圈就是我忠心的證明。」Wendy繼續舔著肉棒一邊說著。

「很好,母狗」小陳對著Wendy說著,他享受的閉上雙眼,感受著來自公司女權女神在胯下的服務,還有那被嘴唇包裹住肉棒的溫熱感。

「真是看不出來呢…剛剛還趾高氣昂的指著財務課那個老頭罵,現在卻跪在地上吸允著男人的肉棒啊,這不是賤那是什麼?」小陳對著Wendy輕衊的說著,而Wendy聽到了這樣的羞辱,嘴巴含住肉棒的雙唇便含著更緊了,小陳閉上雙眼,忍著,聽著下體傳來吸允的聲音。

「是….唔……我是下賤的母狗,那都是我裝出來的,在主人面前我就是條下賤的母狗,主人再繼續痛罵我吧…我喜歡被主人罵」Wendy一邊含住肉棒一邊說著。

「這就是公司的Wendy主管的真面目啊…」小陳邊說邊將肉棒裡的體液射進了Wendy的體內,這是慣例,Wendy沒有資格要求男人戴套的,因為她只是下賤的母畜。

晚上七點,Wendy剛剛忙完手頭上的事,全公司大概只有她的辦公室燈還亮著,但Wendy可沒有馬上回家,而小陳也搭著電梯來到Wendy的辦公室,小陳下班了,手拿著狗繩,在Wendy面前晃啊晃的,她笑了笑,趴在地上,用四肢著地的往小陳的方向爬去,就像一隻狗看見了自己的主人那樣的雀躍,小陳很熟練的將狗繩的扣環往項圈的鐵環扣去,Wendy此時已經是條待牽的母狗,她用爬行的方,一邊爬一邊撩起自己套裝的窄裙,露出沒穿內褲的下體與私處,小陳不喜歡毛。所以Wendy的恥丘還是光溜溜的,而Wendy喜歡這種光溜溜的感覺,私處感覺更加敏感了,也更容易濕,這樣才方便男人的肉棒插入。

「小母狗,在我腳邊舒服嗎?」小陳用輕挑的語氣問著Wendy。

「很舒服,這才是屬於我的位置」Wendy靠著小陳的腳與膝蓋一邊回答著。

「那你的位置是那裡呢?」小陳繼續追問著Wendy

「大概離地面五十公分,大概是狗的高度,就是我的位置」Wendy回答著。

「你這賤人…可把我害慘了….」站在門口看見這一切的財務課課長老陳,怒視著Wendy,而此時的Wendy正跪趴在地上,項圈還戴在脖子上還沒解下來。

今天的老陳接到了新的人事命令,不只年終獎金沒了,還被調離總公司到鄉下的公司去,這處份形同流放,這對老陳來說簡直是莫大的恥辱,而現在的Wendy已經毫無反擊的能力了。

「好好跟老陳道歉吧~Wendy,小母狗」小陳一邊說著一邊拉開了Wendy的上衣,露出了沒穿內衣的雙乳。

「啊~不….啊啊啊…..主人….不要」Wendy拼命的想遮住自己的身子,但衣服已經被脫掉,老陳色瞇瞇的看著眼前已經淪為待宰羔羊的Wendy,此時已經沒有了今天白天時那股氣燄,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服從、卑微的態度。

「看來妳也是個賤人啊,還說是什麼人女權女神呢….還不是愛著男人的肉棒?」老陳用污衊的字眼辱罵著Wendy,但Wendy卻興奮的開始發抖了,一個今天被自己痛罵的人,不到一天的時間,竟然淪為他腳邊的母畜,還要被她言詞羞辱,但身體是誠實的,Wendy喜歡這種感覺,喜歡被羞辱,尤其是今天還被她痛罵一頓的男人,如今得跪倒在他的腳邊,受盡他的羞辱了。

老陳用軟趴趴的肉棒,拍打著Wendy美麗的臉頰,一股男人性器的悶臭味立刻撲鼻而來,但隨之而來的卻是更興奮的自己,這股味道讓Wendy覺得想吐,但被羞辱的快感卻又大於這種不舒服的感覺,Wendy覺得自己真的下賤的很,竟然要給這種男人服侍,但又無奈這是主人的命令。

「給我含進去,吹舒服了,我就放過妳」老陳怒氣沖沖的對著Wendy命令著。

「是….啊…..今天是我不對……我是個很假的女人….啊啊……唔….我是個愛男人肉棒的賤母狗…..請陳課長盡情…..盡情的羞辱我吧…..」Wendy對著老陳說了些淫語後,老陳的肉棒開始硬了起來,Wendy張開嘴巴將肉巴含入,用她的名牌唇膏塗抹過的嘴巴吸允著老陳的肉棒,而老陳的肉棒是包莖的,包皮裡還有許多汗垢,噁心的味道立刻口腔散發到鼻腔,但後腦杓就被老陳壓的緊緊的,肉棒插入了喉嚨的深處,讓唾液及反胃的胃液湧了上來,此時忍不住的Wendy將一些嘔吐物給吐在了地上,老陳也拔出了肉棒。

「給我舔的乾乾淨淨」老陳對Wendy下了命令

「Wendy….聽話…..」小陳在一旁冷眼的看著一邊說著。

「是….主人」Wendy回答著,她趴在地上舔著剛剛吐出來的酸臭物,而老陳提著肉棒來到她的身後,用狗爬式的姿勢將肉棒從背後的肉穴裡插入。

「啊啊啊………..好爽………好深……陳課長…..幹…幹死我了」Wendy一邊舔著嘔吐物一邊淫叫著。

明明今天才趾高氣揚的當眾羞辱陳課長而已,沒想到晚上就被他羞辱了,還被他的肉棒幹著,他的肉棒好臭,但Wendy卻是越想越興奮了,一個公關部的主管竟然被警衛當成狗使喚著,還被一個調職羞辱過的老人姦淫著自己的身體,Wendy喜歡與享受著這樣的羞辱,她喜歡這樣的感覺,一種主從逆轉的感覺,一種高高在上卻被當成母畜的感覺,這正是Wendy所要的生活,她逐漸的享受著這樣的羞辱,一點也不排斥了。



PS.可能沒後續~也可能有後續

留言

秘密留言